這次回去,姑姑跟我說好像兩天沒看到餓死鬼小流氓了。
心中暗自竊喜,應該生小孩去了。

捧著貓食去上坡餵小朋友們,赫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貓頭,
很快樂的叫小流氓,
小流氓挺個大肚子來迎接我。

還不生啊?? 會不會難產啊??

一整個晚上,小流氓跟小花都在我們院子裡。


小花睡在角落的架子上,一覺到中午,跟我一起起床。
小花也越來越像我們家的貓了,
感到很開心,摸摸她,她也不反抗,
因為開心摸太久,她回頭張嘴要咬我的手,
也只是做做樣子沒有碰到我,
看她好像快要落跑了,才收手不摸。

倒是小流氓先起來,在門前叫我奶奶開門,
我奶奶不開,她就跑來床旁邊的窗戶叫我起床。
窗外的小流氓
殷殷切切,還用頭去頂紗窗,
好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。

逼得我不得不起床。

中午買了便當回家吃,我哥拿便當去裡面房間吃飯看電視,
聽到他不知道在跟誰講話,我進去問,
我哥說是小流氓。
原來小流氓在我出門買午餐的這段時間,
因為太想進屋子了,就跑到我們家天花板上,
裡面房間的天花板可能是被以往的貓給踩鬆的,
有個縫,小流氓就從那個縫跟我哥講話,看他吃飯。

我靠近去看,還真的看到小流氓的小臉,
怕她太重天花板撐不住,(以前就有房客掉下來過)
叫她到前面來,果然就聽到貓跳、跳、跳的聲音,
然後小流氓就出現在洗衣機上頭了。

下午無聊,開門讓小流氓進來,
她一進來四處觀望,接著就往裡頭走去,
走到廁所旁邊的大櫃子,往櫃子底下鑽進去,
試坐一會兒,又出來走到裡面房間。
大致巡視了一番,決定還是櫃子底下好,
然後她就進去不出來了。

很擔心這一坐就要到生完孩子才出來??
用盡各種威脅利誘手法,全被她看穿,
說不出來就是不出來,
最後只好靠李奶奶拿出家法,小流氓才百般不願的離開櫃子底下,
趕她出去,她還跟我生氣,
考慮到不能抱肚子,最後只好抓著前腳那邊抱出去。

下午拍了幾張照片,
有小流氓不想理我照;

大肚子;

左邊肚子;

右邊肚子,可能有兩隻吧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spenland 的頭像
naspenland

浪貓天地

naspe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