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捫心自問,
這很難嗎?真的很難嗎?
我、以及眷村裡每一個關心這些小傢伙的人都在問,
她們怎麼辦?
怎麼辦?
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們尋找自己的出路了嗎?



昨天傍晚回到眷村,
小樹和小不點從同一間屋子裡跑出來,
拐個彎,看見地上一隻黑貓,
張著的嘴露出白色牙齒,害我一度以為是口吐白沫。
 
這兒的黑貓就我所知有兩隻,
一隻不認識,搬走以後更是沒見過;
一隻是黑豬,跟小不點常在一起的。
 
被雨沖刷後的身軀很乾淨,
實在看不出原因,
緊閉著的眼睛,這次我比上次還敢看。
 
不點畏畏縮縮的靠近,聞聞黑貓的腳,
又畏畏縮縮的後退。
 
我不高興,說不上難過說不上憤怒,
有點無奈加上很多不解,
為什麼?這是貓咪的貼心方式嗎?
 
只因為我曾經偷偷想過紫貓的離開可能是幸福的嗎?
只因為我和許多人都在煩惱貓咪的去向嗎?
所以貓咪才會選擇這樣的結局嗎?
 
黑豬有4.1kg,壞貓只有2.7kg,
坦白說平常實在看不出來,是因為黑色顯瘦嗎?
會不會下次回去黑豬跑出來繞著我的腳喵喵叫說:「嘿嘿!姊姊妳被騙了!不是我啦~」
創作者介紹

浪貓天地

naspe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