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別2007邁入2008,我渡過了一個超級冷的寒冬。

好多小貓留在2007年,留在我們的回憶裡。

她們看著我們繼續前進,我們也不要辜負她們,要堅強,手牽手,

直到再也走不動的那天,就是我們重逢之日。



社區貓咪們固定班底有:
小胖(黑白麻)、正妹、臉麻(小臉她娘,不是痲子臉)、小囧跟大黃。

聖誕節這波寒流來,除了身體的冷,心裡也在下著雪。

因為我的工作關係,
只有星期五六日三天能跟她們團聚,
也因此我留在台中的每一天,每個晚上都去餵貓,
一方面彌補不能餵的日子,一方面檢視她們是不是都還活的好好的。

而這些寒冷的日子裡,卻只有小囧每叫必到,
連生活在套房大樓日子過得很舒適的聰明小胖也不見了。

失去了紫貓的我,一時間又失去四隻小朋友,
借個工作常聽到的詞:depression。

我很想發文詢問TNR後變得沒貓的例子多不多?
很想撰文推TNR,沉重的呼籲討厭貓的人:
TNR是一個不用雙手沾滿血腥,就能讓身邊的貓咪自然消失的方法。
請看看我,看看我的血淚史。

但是我壓根兒就不想寫下任何關於這些痛苦的文字。
我甚至連小樹的溫馨小故事也寫不出來。


1月2號,氣溫稍微回暖,
我來到老地方,迎接我的是大黃。

喜出望外的我,大手筆的多倒了些飼料,
回來一隻也好,真的,我好高興。

接著不帶希望的來到小胖的地盤,
叫沒兩聲小胖就衝出來了。
即使小胖很胖,我還是喜出望外的多倒些飼料表達我的歡喜。


1月3號,氣溫又更暖了些,
我來到老地方,這次迎接我的不是大黃,而是臉麻。

臉麻的叫聲特別可愛黏膩,尤其她會一邊跑一邊拉長抖音,很好認。
這下,停車場門口的成員到齊了。

走回套房大樓,偷看到小胖坐在我常餵食的圓桌底下,
我不動聲色觀察著她,不一會兒,有另一道黑白身影晃動,
就這麼一瞬間,我放棄跟小胖的比賽看誰比較沉得住氣,
我輸了,因為那身影是正妹。

正妹是小胖的孩子,她們竟然坐在一起等我,
超~~~級感動的!!
(因為小胖其實不太愛跟正妹混在一起。)



原來她們都去避寒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spenland 的頭像
naspenland

浪貓天地

naspe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nary
  • 當TNR的貓不再出現,我也是非常傷心。特別是當他們還是年輕貓時。

    每次出去餵貓,若連續幾天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貓影,我也會開始非常憂心,想他們是不是被捕狗大隊抓走了。

    我餵的街貓都很怕人,連我都怕,我只能擺下飼料走開遠遠看著,否則他們根本不會過去吃。即使如此,每晚看到他們出現,我還是很高興啊。